返回顶部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政务版>政民互动>投诉举报>信件内容页
来信情况
信件标题: 严重侵权 寻找青天
来信人: 马** 来信日期: 2014-07-28
信件内容

我叫马先进,是武宁县甫田乡杨廖四组村民。1984年,我响应政府“发展林业,绿化荒山”的号召,在本组里签订了合同,并经武宁县公证处公证,合同期限为50年。1007年林改,时任组长黄冠礼趁林改之机,一手遮天,以权谋私,目无党纪国法,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将我所造林场随意分掉,而当时,离合同期尚有27年。村支部书记王荣新,按黄意图,不分青红皂白,不讲原则,草率批复上报,直至现在仍在蒙骗上级领导和有关单位。这种不尊重历史,不尊重事实,不尊重证据,单方终止合同的行为,违背了林改的指示精神,严重侵害了我的合法权益。2008年,我在知道自己的造林山场被单方终止合同后,多次要求村组干部解决此事,但是他们总是以 各种借口一拖再拖,扯皮撒赖,这是怎样的父母官?

武宁县曾因率先推行林改而享誉全国,其改革意义几乎可以与土地承包制改革相提并论。林改之所以能激发广大林农的积极性,最根本的原因 无非九个字,那就是它实现了‘山定权,树定根。人定心’,但如今在我身上,竟上演如此劳者无功,而 不劳者享其利的咄咄怪事,实在于情有悖,于理不公,于法不合。我的这片山场上生长的不是天然林木,是我冬天冒严寒,夏天顶烈日,一锄一锄辛苦劳动的果实。我不但投入了多年的积蓄,更投入了对生活的美好憧憬,而如今,这所有的所有,都好似成了泡影!

从2008年至今,整整六年,计以十数次我找到相关单位和领导反应此事,请求帮我要回山场的承包权,可是他们都互相推诿,把我当成皮球踢,太极功夫耍得炉火纯青。党我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开展后,我又满怀希望地去找,可是路线教育只访民情,不解民忧,走走过场而已,我的事情仍然未得到解决。儿为一个普通百姓,我的心中只有无奈和悲愤。那些官员的一推一踢之间,伤害的是公民的情感,损害的是政府的公信力。

大家都说:政府的重要职责是维护社会的公平正义,维护的是每一位公民的合法权益。我只知道,林木是我新手种下的,这就如同我仓里谷,圈里猪,池中鱼,权属明确的东西被霸占瓜分,旧社会的事都有人打抱不平,何况是现在的法治社会里,我不信就没有领导管这样无法无天的事。如果真如报纸上,电视中所说,共产党干部是人民的公仆而不是老爷,为人民排忧解难是他们的职责而不是恩典,我相信,我的事情就一定能够很快得到解决!

造林无罪,何至于斯?如今,我只好将此事公布在网上,请领导们帮帮我!请网民朋友们帮帮我!

电话:13479251168

2014年7月28日

办理情况
办理进度

关于马先进要求确权的网件回复

武宁县甫田乡杨廖村四组村民马先进在网上反映,一九八四年承包本组的一宗山场且已通过公证,二00七年林改期间被组里擅自分给其他村民,要求索回权属的网件已收悉。县林业局委派林权办工作人员会同甫田乡政府分管领导及杨廖村支书前往实地调查取证,现将情况回复如下:
一、基本情况:
武宁县甫田乡杨廖村四组村民马先进一九八四年十一月三十日与本村四组(老一组)签订承包“旋涡流水洞”山场造林合同书,面积五十亩,山场四至:东至大埚沟岭砚,南至地,西至盘山,北至龙王尖大岭,承包期五十年,即八四年十一月三十日至二0三四年十一月三十日止,当年十二月三日经公证后生效。马承包山场初期,在山场栽植了杉木等树种,并进行抚育等管理,其间,进行过一次间伐。九一年后,因山火马即放弃了对承包山场的管理。二00七年,林权制度改革,时任组长未经任何程序以该山场没有管理成为荒山等为由收回集体,并将该山场分给其他四户村民经营管理。二00九年,有三户村民又将分给其经营管理的山场流转给中赣公司,马多次找乡、村、组,要求对其承包山场确权,现任组长及村民认为让出山场的应该是分到马先进承包山场的村民,承担经济责任的应该是前任组长,乡、村多次协商调解无果,因而产生纠纷。
二、处理意见及建议
1、通过武宁县林业局、甫田乡政府协商调解,马先进同意四组给予适当的经济补偿,建议甫田乡政府、杨廖村委会继续做好四组工作,给予马适当经济补偿,减少其经济损失,维护林区稳定。
2、八四年十一月三十日承包山场造林合同书第九条二、三款,第十一条一、二款对甲(四组)、乙(马先进)双方权利义务有明确规定,甲方单方终止合同,在林改期间将乙方承包山场分给其他村民,违反双方签订的合同,根据合同规定,应报请司法机关处理。如协商调解不成,建议乙方应依法向法院起诉,维护其合法权益。
特此回复

二0一四年八月二十日

处理单位:林业局
处理时间:2014-08-25
处理状态:处理完